晚上十一點多了,小寬還不睡覺,一直在把拔的電腦旁邊盧,可是把拔要幫馬麻轉一筆帳,就請小寬不要拉電線,偏偏孩子不理,把拔就輕輕推他一下,請他去找媽媽。

沒想到,孩子眼匡泛紅的對把拔說:『把拔你不要推我,這樣我會傷心。』

把拔聽了趕緊說對不起,不過也對他說:『把拔剛剛一直請你不要拔線,你都不聽,我才會把你推走啊。你把我的電線拔壞了就不能幫馬麻轉帳了。』

我在一旁聽了趕緊要他過來,輕輕的抱著他,安慰他,並跟他說:『把拔媽媽平常都會尊重小寬,小寬說的話我們都會盡量滿足你,你是不是也應該尊重把拔馬麻? 我們說的話你也要聽?

孩子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過幾分鐘,把拔對小寬說:『我們把遊戲室的車子排好隊好不好?

小寬溺在我懷裡對我說:『碼麻我不要去幫車子排隊,因為我不要睡覺。』

不確定這是不是他第一次把自己情緒的因果關係這麼清楚直接的表達出來,不過,短短幾分鐘內兩次清楚的陳述自己的想法,讓我又再一次見識到兩歲兒的進步。


前陣子,我還在為他的故意行為苦惱,問他:『你為什麼故意丟東西?

他回:『因為我調皮搗蛋。』看到他理所當然的表情,真的又好氣又好笑。

他總是故意想惹你生氣,想看你生氣的表情。

有時候,我也故意當作沒看見,等到適當時機再跟他溝通;但有時候,他的故意行為(如丟食物)會招致馬上的懲罰,我不認同打孩子(越打,父母會越難控制自己),所以罰他坐在椅子上不准下來,罰了幾次,果然他就比較少犯。可是孩子畢竟是孩子,他有時不爽大人的某個動作,還是會忍不住就把食物往下丟以示抗議,這時,就會看到微微後悔的表情,可惜已經來不及。

這時候就要給他一個下台階,輕輕處罰他一下,然後問他:『你知道不可以對不對? 下次還要這樣嗎? 不要,好。母子兩勾勾手繼續開心吃飯。

我也漸漸在他身上看到自己。

和社區的玩伴一起玩了一陣子了,他還是常常『不入戲』(不合群? 冷眼旁觀?),大家要一起畫畫,他就偏偏要去爬樓梯;大家要一起學企鵝,他就偏偏在後面搞飛機;大家要一起握手,他的手就是不肯伸出來;孩子們搶玩具搶成一團,他就在旁邊傻笑;在社區遊戲室裡玩具被搶先拿走了,他就碎碎唸著:他在玩我不能玩,然後無助的走來走去不敢怎樣。

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我的DNA


媽媽對他說:『你看這個麵包裡有亞麻仁,亞麻仁對我們的身體很好喔。』

他說:『喔? 是嗎?

這種欠扁的回答,媽媽不敢生氣,因為,那也是我的口頭禪。

最近幫他穿鞋的時候,他會拍拍我的額頭,說:『看我的眼睛。』

那是我有事要跟他溝通時,會對他說的話。但是我沒有拍你的額頭啊,沒禮貌的小子!

難怪有人說孩子要自己帶,他才可以學習父母的言行和生活態度。真的,你給他一支紫色的筆,他畫出來的就不會是橘色的線條。

兩歲,可愛又難搞,媽媽修行又進入了更高層次,生氣的時候要壓著不發出來,還得和顏悅色的跟他講道理;有時候又得適時『假』一下,讓他明白媽媽的情緒。 『鬆緊的拿捏』、『情緒的收放』在在都考驗著媽媽的智慧,好難啊~~

但是說實話,也好好玩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nshui8 的頭像
danshui8

Long Vacation Diary

danshui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